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Contact Us
地址:朝阳区建国路88号soho现代城C座
电话: 010-85800199 
邮箱:guomoshuhuayuan@sina.com
邮编:100010
名家风范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名家风范 》 于亨
于亨

于亨
    苏州科技学院建筑系美术教研室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姓名:于亨民族:汉
字、号:职业:画家
国籍:中国   毕业学校:哈尔滨师范大学
出生地:河北主要成就:获《当代中国画杰出人才奖》
出生日期:1957年9月代表作:《水乡缘——于亨画集》、《21世纪中国优秀画家选——于亨画集》
 
艺术荣誉
    品入选第四届当代中国画山水画展,中国美术家协会中法文化年美术作品展,法国巴黎中国当代九位书画家作品展。获中国美术家协会迎99澳门回归全国中国画、摄影作品大展优秀奖。作品多次发表于《美术》、《国画家》、《美术大观》、《美术界》、《画坛》、《文艺报》、《中国文化报》、《美术报》等专业报刊。多幅作品入编大型画册,出版个人专辑《水乡缘——于亨画集》、《21世纪中国优秀画家选——于亨画集》、《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精品选于亨专辑明信片》。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中国对外展览交流中心等收藏。2002年获国家人事部中国人才研究会书画人才专业委员会“当代中国画杰出人才奖”。
艺术风格
    于亨的作品主要有水乡、人物和山水三种题材,他的作品在植根于中国传统的绘画技法的同时,也吸收了一些西方绘画的元素。水乡画借鉴了工笔重彩画法,既重彩又重墨,彩墨交融;人物画将“没骨”画技法运用其中,利用水、墨及用笔的轻重、缓急,在宣纸上产生浸化的效果;山水画以几何形结构,大色块构图以及在画风上的不断创新与探索都增加了他的作品的艺术感染力。虚静、恬淡、恬静、超凡、优雅的韵味在他的作品中都有着不一样的诠释
作品入展经历
    中国美术家协会建国五十周年全国山水画展
    中国美术家协会鑫光杯澳门回归全国中国画展
    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三百家画展
    中国美术家协会新世纪全国中国画精品展
    中国美术家协会迎99澳门回归全国中国画.摄影作品大展优秀奖
    中国美术家协会第十四次新人新作展
    首届国画家中国水墨画小品精作展优秀奖
    中国美术家协会“亚亨杯”全国书画大展
    中国美术家协会新时代中国画作品展
    第四届当代中国画山水画展
    新世纪中国山水画二百家作品展
    中国美术家协会中法文化年美术作品展
    铁道部文联美术作品展一等奖
    北京中国美术馆个展
    台湾高雄个展
    北京当代美术馆夏季六人画展
    法国巴黎中国当代九位书画家作品展
名家评说
造化既师得心源
——读于亨绘画作品
    中国的绘画作品,可以追到原始时代的蒙昧时期,那些沉浸在历史深处的原始岩画。特别的是,中国的绘画精神瓜绵绵,一直未断。这与其他民族与地区不同;与其他的文明古国相比也不同。中国绘画重视的是“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唐张璪语),“意在笔先,笔尽意在”(唐张颜远化用王羲之语)。中国文化认定的最高境界是“天人合一”的“自然”。
    中国的绘画理论发展是在距今约1700年以前的东晋时期,在这以前我们能见到的只有片段的审美理论。书法理论最早能见到的是西汉初;文论则可以早到先秦。在中国历史上,发展最早的是哲学理论。所以在中国文明的早期,中国人就设定了人与天(自然,对象)之间的交流关系,并指出了这个交流的最高境界。
    从那以后,这个境界就成了中国文人、画家追求的目标。但又有几人理解、接近、达到这个目标了呢?
    从于亨的作品中,我们可以读出他的追求与境界。于亨的作品题材主要有三种:人物、水乡和具抽象意味的山水。
    于亨的人物是没骨画法。这种画法始于中国画传统花卉(花鸟)画。方法是直接用颜色或墨色绘成花叶,而没有“笔骨”——即用墨线勾勒的轮廓。据宋代郭若虚《图画见闻志》记载,这样画法始于五代的徐熙。也有人认为始于黄筌。此后此画法大家极少,没骨人物大家更少。于亨的没骨画人物多取材女性形象,淡墨、淡色取面造型为主。面的边缘自然渗化为轮廓线,由于非用笔勾勒,所以自然天成,虽非笔成,又似有笔,于有意无意之间体现自然妙趣。于亨的人物用墨、用色都偏于淡,很少用浓墨重彩。浓则取形式精神;淡则具雅逸气韵。从唐至今,绘画即有“逸品”之说,其所指的绘画风格的典型主要是一种简约、淡然、富于超然气息的绘画(也有少数画得比较精细的作品,也被划入逸品的行列)。逸品把主体的主观感受作为作品的内蕴。这种追求在绘画上始于晚唐,成于北宋,盛于元明,而流风至今未息。最早的逸品内涵,已经演化成为现代中国绘画精神的一个重要范畴。体现为一种超然、达观的“文气”。这种“逸气”,在于亨的作品中有着充分的展现。你看那手端一筐李子走在荷塘边羊群前的山村女孩;那一弯新月数株芦荻旁的文静少女;那纤细恬然的玉女风姿与满塘秋色;那典雅花瓶点缀着的仕女情调……怡然、淡然、超然、自然,无不弥漫着一泓雅致的逸气!
    于亨的所展现的逸是难的。逸要简,要简而有蕴;逸要纯,要纯而整、纯而有韵;逸要写,唯写才能直抒胸臆充分表达主体感受;逸要真(不是写实之真),真是心的本质,唯真才能从形而下走向形而上,达到人的修养的最高境界。于亨的逸又有新的技法,我们在其简约之中隐约可以看见民间剪纸的投影。所以,这里的逸又是丰富的——甚至在哪里还透出些装饰的意味。
    “铁马秋风冀北,杏化春雨江南”。著名美学家朱光潜先生曾借以描写两种美:刚性美与柔性美。杏花春雨之美,未必仅仅在江南。“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写的是南宋的临安(今杭州)的春雨初晴。“古巷烟雨燕初度,临轩相照杏花红”写的是江南女子的情怀。“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却染有亘古的伤感。塞北与江南,从来刚柔不同。于亨的故乡在塞北之北的哈尔滨,其原来的绘画风格是浑厚或淡雅的。到江南数年,一变为工细浓丽的画风,表现江南水乡。也许是一到江南,于亨就感觉到了掩映于黛瓦粉墙、虹桥曲水下的富丽与繁华?也许那种藏富丽于恬静之中的品质从来就是动人的?总之,在不长的时间内,于亨的画风变了!画家改变风格是很困难的。在这变化瑰丽的作品中,我们似可想见他在古镇幽巷之间,辛勤追寻那造化为江南所做阴晴雨雪点缀的身影。“外师造化”而转化为自己作品的血肉,这无疑是辛勤写生,反复锤炼的另一种说法!就这样,于亨化水墨之于重彩之中;同时又融入水粉技巧,使画面有很强的装饰性;尤为可贵的是在水墨、重彩装饰之中还有很强的写实性,使画面简略处透出空灵,写实处透出精深,成为“画眼”,实际是画龙点睛之处。装饰性绘画容易走向概念化,因而流于空洞。加入写实成分可以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妙着。这一点,于亨解决的是成功的,在水乡的一片浓丽与空灵中,画面又有着很强的真实感。
富丽的江南,柔和的江南,空灵的江南,真实的江南,这就是于亨的江南水乡。
    山水,是中国绘画最大的题材之一。山水之间是人类的故乡;早期的人类打猎捕鱼,徜徉于山水之间。人类热爱山水,愿意回归自然,是因为那里留有人类童年的记忆。“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语,这里的“自然”与“自然世界”有关,但不同),这里把“自然”置于最高的位置,反映了中国文化对“自然”的情结。对于山水的解读,能够展现画家的修养与情怀。于亨先生的山水画风格特殊:自然中透着典雅;传统中透着现代;抽象中透着写实;学院派画家的深厚功底下透着“文人画”的自由精神。
    于先生的山水画面多以几何形结构。几何形结构在美术领域要么是装饰画的主要表现方法,要么是立体派等“现代派”绘画的表现方法。无论在哪个画种中,这种方法都具有强烈的装饰性与抽象性。这与中国传统山水画的抽象内涵完全不同。中国传统山水画的抽象是把山川草木等自然元素符号化,再以这种精练又不失自由的符号来组织画面,表情达意。这是要避免几何形的。“现代派”绘画中的几何形则是为观念和潜意识寻找一种表现手段。无论内涵与形式,两者都相距甚远,因为这是不同的两个文明的产物。但是,在于先生不少的画面中,都可以见到这两种绘画表现手段的融合。把东西方两个文明审美形式的融合,是东西方一些有所追求的艺术家画风创新的重要阶梯。“晋人唐人曾几度,河水溪水还同流”(王铎语),这种艺术风格的融合,终将河溪同流奔向大海。这岂不是一个文明博大精神的体现?
    愿于先生能够带给我们以更多既新且美的绘画新作!
陈正俊于姑苏有无斋
人物自叙
水性化的笔墨美
于亨
    中国画,必须重视“笔墨”,因为这是中国画所独具的、其它画种不可能媲美的,中国画之美就美在笔墨。我在以园林、石竹兰松梅为题材的中国画创作中,感受、体悟找寻笔墨与我意识的机缘,获得个性的笔墨语言,表现我心中的园林和石竹兰松梅。园林,精致,玲珑,机巧,曲径通幽,一桥一池、一石一亭都积淀着我们民族文化的底蕴,紧密的景观富有变化,变化中使我感受到有无线的空间感;树、石、水、建筑相互间巧妙地遮挡若隐若现,虚实相生,使我感受都爱到含蓄和空灵;从荷塘边的轩、榭中似有古琴乐声淼淼袭来,沁人心脾,使我感受到一泓雅致、体悟着人文景观的园林甲天下。石竹兰松梅是中国画创作永恒的题材之一,他们早已超越客观属性的界定,承载了人文赋予的精神内涵,意寓着吉祥、福寿、运道成为我们心中的君子。我借其形,画心中逸气,以传形外之意。
    园林、石竹兰松梅给我提供了探索水性化笔墨美的机缘。“以墨为彩,以水为气,气行形乃活”《清.张式画谭》,张式虽然对用水有较高的认识,也未见对用水有具体的要求和措施。在创作实践中我运用了不同的笔墨方法,都没能表现出我对园林和石竹兰松梅的感受。我试着探索大量的用水,笔中含有饱和的水墨,一点、一线、一面都用充足水性的笔墨写成,将用水推向极致。充分运用水与墨在宣纸上渗化生成的水迹墨渍,表现水墨的润、或的空灵感;水迹墨渍相积,依需要叠加,在空灵的水墨中体现厚、重、沉的骨法。“用水”的极致化,是我初觉感受的书法和对园林、石竹兰松梅意境的表达。
    中国画,特别是中国文人画的笔墨,在其阐述笔墨的法理时更多的是强调用笔、用墨的方法和理法。在笔墨的表现中,是笔痕墨迹富有变化的跃然纸上,其用水的方法也至关重要的(焦墨、枯墨除外)。用水的作用仅使墨分五色至更多的色阶变化和笔墨的干湿、虚实变化,当用水的量达到极致时会改变笔墨的常规形态,生发出水性化的笔墨形态,水中含笔,墨中含水,笔、墨、水交融浑然一体,水的气息充盈着笔墨,墨韵含蓄、墨色更加丰富、润泽、恬淡、水墨氤氲、生机盎然,在若隐若现中体现着“骨法”的笔意,逸韵凝厚而空灵,在这里水不是笔墨的调和剂,他和笔墨铸成了水性化的笔墨美。这成为我的中国画表现意境的核心语言。
2013年5月於苏州承化堂
作品市值
    润格费:于亨先生的作品润笔费每平尺10000元。
作品欣赏

作品《曲径通幽》款识:曲径通幽,癸巳春于亨画於苏州承化堂。 钤印:于亨之鉨/福


作品《拙政园小景》款识:飞出金池拙图逸,癸巳于亨写拙政园小景于苏州承化堂。 钤印:于亨之鉨


于亨作品欣赏


于亨作品欣赏


于亨作品欣赏

名家风范
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页次:1/1 共有条1记录
网站地图|隐私保护|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9-2013 国墨天下书画院
京ICP备13046135号 SP DESIGN